玩具城怪物轻小说,怪物们的心声 里正本只要八手石象——扎昆 这个怪物的领袖可是自从隆重让玩具城的鬼魂领袖——帕普拉图斯 跑出来后,扎昆的老迈位置就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所以,扎昆率领着一群土狗火狗小狗狼人贝贝僵尸,浩浩汤汤的开往了时刻通道————歪曲的时刻1————黄小丑:上面有动态!红小丑:小黄,哪里呀?黄小丑:就在你背后!扎昆:接招吧!火 雨!黄小丑:挖塞,幸而我跑的快红小丑:5555555555 为什么被烧焦的总是我?————消失之路1————僵尸:奥呜[呜~~~拖的长一点]死灵玩具熊:奥呜奥呜[呜~~~拖的更长一点]矿工僵尸:奥呜奥呜~~~~僵尸玩具熊:奥呜奥奥奥呜~~~~所以乎,消失之路一充满了奥呜奥呜奥呜奥呜的声响!————歪曲的时刻2————红胖子:立正!向前看齐!稍息!白胖子:陈述长官,上面有动态!红胖子:说你小白你还真小白!上面有东西吗?上面除了塑料它仍是塑料!别看你这么白白胖胖,你争夺到了水仙吗?说到底你仅仅一个战士,下级要永远遵守上级指令知道吗?[省掉上级对待下级口气的话若干]你看这全玩具城的怪哪个本身体积比我还胖?等你比我胖你再说话吧!白胖子:好了好了算我错了好不,可是我确实看到上面有动态!扎昆:喂,那儿的红色的瘦子,过来让本大爷通知你什么叫强“大”红胖子:……………………白胖子:……………………————消失之路2————白贝贝:哇塞,想不到这儿竟然也和咱们的故土相同会下雪呀黑贝贝:笨,那是漂浮的魂灵!白贝贝:喔,理解咯...白贝贝:快来看这个东西好好玩哦黑贝贝[跑了过来]什么?[白贝贝拿起了一只高档大立钟]哇!!白贝贝:它,它咬我!呜呜呜呜呜呜黑贝贝:拿过来我看看?[发现仅仅一只长着牙齿的大钟罢了]黑贝贝:应该这样玩[说着就把那高档大立钟的摆和零件给抠了出来]你看应该是这样的白贝贝:谢谢,我总算有一个能放霸王剑的盒子了,仍是青蓝色的呢!————歪曲的时刻3————扎昆:这门咋这么小?我挤!丫的,挤不进去?我再挤!嘿咻嘿咻 嘿咻嘿咻蓝海盗:陈述小队长:发现好大一只手!绿海盗:我去看看?绿海盗:这是什么怪东西?喂!胖子?胖子死了啊?绿海盗:各队员留意,各队员留意,有不明异物欲强行闯入!咱们瞄准伸进来的异物一同发射火炮!蓝海盗1:yes sir!蓝海盗2:yes sir!蓝海盗3:yes sir!蓝海盗4:yes sir!蓝海盗N:yes sir!绿海盗:现在一同发射:三!二!一!发射!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门框被蓝海盗们的炮火炸的损坏,蓝海盗的射中真高啊……扎昆:好象有几只小鸟在啄我的手?电 网!绿海盗[全身冒电,变成骷髅]老迈,救命啊蓝海盗:被电成一堆骷髅了而且冒烟…………————消失之路3————死灵王的试验室里——蓝鬼魂与死灵王正在紧张的注视着桌上的试验用具,一个装有金黄色液体的小瓶子正在咕噜冒泡.o0O死灵王:我的神秘之粉与泰可因的合作快功德圆满了,等我做出全新的金黄泰可原变身为鬼魂王后我必定要去找那把我的心爱的小熊弄脏的死钟报仇的!俄然,半空掉下一个黑乎乎的重物,砸坏了悉数试验用具,两鬼:那儿的煤球!何方神圣报上名来![众:汗,它有这么重么]土狗:我是土狗!土是土狗的土!狗是土狗的狗!合在一同就念土!狗!学名是大猎犬![省掉废话若干]蓝鬼魂:天上掉下个唐僧啊?死灵王:不管这煤球是不是唐僧,它弄坏了俺的试验仪器,那就得赔!两鬼:就得赔!蓝鬼魂:扁他??死灵王:扁他!!!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土狗宣布被扁的惨叫,富丽的爆出一只死灵法杖蓝鬼魂:这是什么?[检起死灵法杖]这东西和你的姓名倒蛮相配捏死灵王:哈哈,这就叫因祸得福焉知非富吧!有了这个法杖我能够更快的研讨我的资料了!——————歪曲的时刻4 门口——————扎昆:[作仰天长哮状]你丫的门咋弄的这么小!!!我咒骂你!!!————消失之路4————白狼人:兄弟们,为了咱们的正义,冲啊![众:白狼人的正义那是正义吗!]一只灰狼人:是的!老迈!又一只灰狼人:发现低等生物!类似没有长毛的小雪球!应该怎样处理!白狼人:自行解决!灰狼人:是的!老迈!鬼爵:长尾巴的,你竟然看的见俺?灰狼人:是的!恩?这东西会说话? [一爪下去]洼陷状鬼爵:呜呜呜,我生气了![放出一团冰]灰狼人:这个……什么……好冷啊……[被冻住了]这时白狼人发现有一只灰狼人被冻住了白狼人:那个蓝色的球!丫的敢若我小弟?不想活了?接招吧,狼爪魔法双击!鬼爵的钟被抓的稀烂褴褛状鬼爵跑进了时刻停止之间:鬼王啊,外面有个长尾巴的凶我!鬼王:什么?我去看看?白狼人:这废物跑哪去了!兄弟们处处搜搜!白狼人一抬头发现一个蓝幽幽的东西飘自己头上白狼人:你小子给我下来!鬼王:寒冰地刺!鬼王:为什么是miss?我再刺!鬼王:为什么是miss?我再刺!白狼人:低质的生物!看我抓不死你呀我……抓了大约1分钟又15秒后鬼王:鬼爵呀,外面那家伙确实不是好惹的,我的兼顾比我还凶猛都现已让他抓碎啦,咱们仍是先避一避吧鬼爵:好的,鬼王陛下白狼人:方才那东西是真的凶猛,要不是我在雪原练就了冰抗外皮,我现在估量现已被它弄挂了吧……————歪曲的时刻4————扎昆:我总算进来啦!哇哈哈哈哈!红船:何方怪物如此斗胆!扎昆:下面那船上坐着的东西!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啦!竟然敢这样称号本魔王!我要把你丫先从船里拧出来!再挂到恶魔城的塔楼上!最终让机械蝙蝠魔的漆黑力气把你同化掉!船王:[高呼]手下留人!!!手下留人!!!手下留人!!!船王:早传闻魔王威名却不得相见今日不知魔王到来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这是我的副手简称红船学名大海贼他还小不懂事还请魔王恕罪!扎昆:看在你老人家的面子上就放过他这次吧船王:愣着干什么!还不让路!谁谁谁去把门开到最大!!扎昆:那么我走啦,再见了老人家。船王:再见了扎昆脱离1分钟后船王:[发怒状]你找死呀!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哪来这么大的胆子![省掉对扎昆赞美之词以及批评红船之词若干]红船:[在包里搜着什么]老迈!我的齿轮被他偷了!!!!船王:[不乐状]一个齿轮罢了,没要你命算他对你谦让的!扎昆:嘿嘿,一个齿轮,保藏~保藏!————奇怪的回廊————门神甲:最近几天一向没有人砍,好无聊啊 啊 啊 啊门神乙:门外有东西进来了!门神甲:什么东西?曩昔看看?扎昆:想不到啊,几天没来,这儿的门都用上防盗措施,鸟枪换炮了!门神甲:总算看见一个能砍的东西了,门神乙:总算看见一个能砍的东西了,门神甲:我砍!门神乙:我砍!扎昆正在飘路,被门神白砍了若干斧头扎昆:那两个发光的是什么东西?扎昆:毒雾术!门神:什么玩意儿?好臭啊,呕………………门神甲:昏倒之斧!门神乙:雷电之斧!扎昆:疼……扎昆想反击,可是昏了,又被门神砍了若干斧头刚刚免除昏倒的扎昆:魔法吸收!门神甲:...门神乙:你赖皮!扎昆:别以为只要你们会用气绝!地震拳!门神甲:我飘在空中我不怕!砍啊!门神乙:持续砍啊!扎昆:这是什么怪物?扎昆:膂力吸收!门神甲:不好意思,我的传送门完成了,先走一步啦门神乙:我也要走了,恕不奉陪!喃喃自语的扎昆:这两家伙真独特,无论是从进犯方式仍是进犯力度上而言,都比我的ろ级冰怪来的强啊,虽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大的损害……然后给自己放了几个医治术门神甲:小乙,方才那是什么怪物?门神乙:不清楚,但至少比其他东西强!其他东西挨了咱们那么多斧头早就死啦!门神甲,恩。那倒也是!————消失的回廊————黑甲凶灵:[咒文]消失虚空的凶恶! 集合!凝结!发芽! 所以(砰!)黑甲凶灵:我厌烦火!尤其是岩浆!黑甲凶灵:谁在进犯我!我的面具!黑甲凶灵:这只狗吗?黑甲凶灵:是敌人就该杀掉!况且它是一只狗!更不能容忍的是这只狗竟然损坏了我的面具!黑甲凶灵:[咒文]巫月之牙!暗月之爪!玄冰地刺!火狗:冰冷……我恨冰冷……但这冰冷并不足以冻住我!火狗:阿~吐黑甲凶灵:无效吗?(砰!)黑甲凶灵:我的护肩竟然被这只狗打掉了!黑甲凶灵:[咒文]堕入漆黑吧![怪不得幼魔精灵也会这招!]火狗:感觉怪怪的?看来这家伙不适合我单挑啊?火狗B:兄弟怎样了?火狗C:那黑不溜秋的骷髅是什么?火狗D:管他是什么呢?先喷死它?火狗E:好!黑甲凶灵:援军(砰!砰砰!砰!)裙子烧了!!!!!哇呀呀呀呀黑甲凶灵:天……我竟然输给了一群狗………我死不瞑目啊!!!!!黑狮子:这儿有全能药 先用着吧火狗们[大惊]小黑你怎样也来了黑狮子:我有翅膀,没看到吗?————躲藏的时刻塔————扎昆:这儿应该就是那只钟的家了吧,可是钟呢?火狗:钟.....白狼人:老扎!那蓝东西害死了我的一个小弟!你至少也得给我两个冰怪补偿吧!他们并没有留意扎昆后边的那条缝黑狮子:这条缝是什么喵?小狗:象门相同的东西是什么呢?扎昆:转过身:黑狮子怎样也来了?这个是什么?扎昆:憎恶啊……莫非这个就是门? 这次我不想挤啊怪物们正在火热的评论怎样进入,却没有发现风险正在接近闵先生:哎呀哎呀,这不是魔王小扎吗? 阿杜比斯的封印免除了?仍是阿门把你放出来了?闵先生:哈,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怪物?炮娄:扎昆呈现在这种当地??炮娄:我早知道这家伙很风险,我在那时就说过不要把扎昆交给阿门看守,想不到啊想不到,扎昆是怎样跑出来的?炮娄:老板,怎样办?闵先生:现在的扎昆应该还很虚弱,你或许也能够封印它吧,那么,不必我着手了。炮娄冲了曩昔。扎昆:[怪物语]你们都跑开!这2个人不是你们抵挡的了的!扎昆:冰柱乱刺!炮娄:怎样回事,我觉得自己好虚弱!我真应该在小泰那买几个药!炮娄:老板,我打不过他,我先走了炮娄:从荷包里摸出一张回程卷,碎片D被带了出来,可是他自己却没发觉,黑狮子抢上去叼走了碎片D。炮娄:[使用回城卷]扎昆:我还以为那人有多凶猛,原来是个草包啊?闵先生:小扎,不要太满意了!我替代阿杜比斯灭了你!闵先生挥舞拐棍。闵先生:[咒文]龙神的火焰与太清的石碑!式神之囚笼扎昆:火山心脏的树和9条锁链,让我很思念啊,我知道你要干什么了!呼唤术![扎昆心里:惨了惨了]闵先生:小扎,你很放肆!但更多的是无知!你以为凭这点小怪就能打到我?闵先生:[挥舞拐棍]天魔降伏扎昆:还没有开放四转!!你欺压我!!小怪被一种出人意料的强壮力气打的损坏,碎石头掉了一地。闵先生:接下来给你最终一击!闵先生:[咒文]利斧!重锤!长枪!宝剑!合为一体! 神圣光刀!闵先生跳到空中,对准扎昆砍了下去,惋惜砍歪了,只砍掉4条手臂,损伤999.999.999.999.999,这时候炮娄正在往这边跑,现已到时刻通道了扎昆:[惨叫]啊~!!!!!闵先生的刀开端颤栗。闵先生:坏了,下一次假如不能砍掉它的实体,我就没有满足的法力将它封印了。闵先生:这次必定砍翻你!扎昆:疼死了啊!闵先生又跳到空中,对准扎昆砍了下去。扎昆:坏了坏了,莫非我会又被封印于此?扎昆尽全力推动了一个柱子,这时候炮娄正在往这边跑,现已到时刻消失之路2了。闵先生:哎呀。闵先生这一击砍到了柱子上,柱子连同扎昆剩下的4只手一同被震成碎石头扎昆:[嚎叫]痛痛痛痛痛扎昆:[吼怒]好吧,已然你把我的手悉数砍掉了,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封印免除的我的真正力气!闵先生的刀溃散并开端分化,这时候炮娄正在往这边跑,现已到时刻消失之路4了闵先生:[预备放魔法][心惊胆战]没mp了!扎昆:会让你走吗?扎昆:晕厥火柱!闵先生:………………扎昆:逝世之光!扎昆:落雷!闵先生:对不住……阿杜比斯……我……尽力……了[富丽的倒下]炮娄:老板?!炮娄背起闵先生就跑了。黑狮子:这个亮闪闪的东西有什么用呢。。扎昆:疼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扎昆与闵先生的战役使得躲藏的时刻塔一片焦黑,建筑和路灯荡然无原貌,那条细缝门也被打破一个大洞* * *闵先生:这儿是哪里……天堂吗…………炮娄:这儿是玩具城医院,老板不要动,你被扎昆烧伤了,假如创伤感染会引起多种并发症的闵先生看自己全身缠着纱布闵先生:我真没用啊 哎!再来看看闹钟这边吧帕普拉图斯[叹息]:我的将士们,你们记住侵入者的特征吗?众怪物:我记住!黄小丑:小红被烧死了!帕普拉图斯:那么这样说来,入侵者会喷火,还有吗?白胖子:长官被压死了!帕普拉图斯:看来入侵者的力气很大,还有吗?绿船:他有一只很大的手,而且会放电帕普拉图斯:和我相同呢,还有吗?鬼王:他是一个有着长长的尾巴和锋利的爪子的,比人类高的多的狗头怪物。死灵王:我现已消除了一个狗头怪物入侵者,可是它并不比人类高多少。门神:他让我砍了很多斧头,假如不是黑甲凶灵请我喝酒,说不定它现已让我砍碎了!帕普拉图斯:好了好了咱们听我说,我知道了,入侵者是一个巨大的狗头怪物,有着又大又尖的爪子,会喷火放电的长尾巴家伙。众怪:是的。船王:你们都错啦船王,入侵者是扎昆!帕普拉图斯:扎昆是谁?没传闻过。你说那个巨大的有着又大又尖的爪子,会喷火放电的长尾巴狗头怪物叫扎昆?船王………———————时刻塔的根源——————————扎昆:这儿怎样空空荡荡?黑狮子:哎呀[不小心弄掉了碎片D]小帕:晕小帕:没有光的当地我会显身的!扎昆:这个球是什么?扎昆:逝世之光!小帕:是你逼我的!小帕:闹钟呼唤!扎昆:你就是那个和我抢地盘的?小帕:是的!这个大石头是什么?小帕看到了一边的白狼人小帕:你就是扎昆?白狼人:不是我,我闪先`小帕:等我先干掉这个大石头在来干掉你!扎昆:逝世之光!小帕:[缩进去]嘿嘿 你打不到我!小帕:闹钟气绝拳~~扎昆:晕厥火柱!所以2个一同昏了又一同醒了扎昆:逝世之光!小帕:逝世之光!小帕:呼唤炸弹!扎昆:火精灵在哪?火精灵炸死了一片炸弹,可是更多的炸弹汹涌着向扎昆扑来扎昆:不好~~ 物理结界~~小帕:试试这个!技术免除!扎昆:哇呀呀呀呀(砰砰砰砰砰砰…………血不停掉)烟火散去,扎昆被炸的改头换面扎昆:小子!你毁了我的容!我饶不了你!扎昆:接连超级逝世之光!小帕:我的钟!!!呜…………我的钟啊~~~小帕拿出一个仪器,拨弄着什么扎昆:oh!no!不要啊!!小帕:嘿嘿嘿扎昆头上呈现了一个方框,上面写着全新隆重牌超级测慌仪!能够将悉数你不喜欢的人畜怪物通通测掉!被测者需要在5秒内比较2个亿位数的巨细而且填入下面的方框!包测包掉!不灵免钱!扎昆:吗的扎昆:再来一次,逝世之光!小帕:呜欧!小帕的骑车彻底被损坏,小帕从时刻的缝隙中溜走了,丢失配备若干扎昆:哈!看谁还敢和我争当老迈!晤`扎昆:我会回来报仇的…的…的……[回音][被测慌仪拖回了扎昆祭坛!]扎昆丢掉配备一堆————门外————你:今日好无聊啊,扎门还没开,市场也低迷,爽性去打闹钟玩————时刻塔的根源————你:哇呀!发财了!谁丢的扎昆头![检起]仍是防护200魔御200射中逃避50四属性30的!!!啊,那儿还有很多!冰枪!月灵戟!封魔剑!典韦叉![检起]还有天神杖!天鹰弓!流星刀!朱雀拳套!今日真发财啦!——————扎昆的祭坛内——————吼怒的扎昆:我的100级的保藏品兵器!!————帕普拉图斯之巢————消融的小帕:5555……我连这个石头也打不过,我的脸丢尽了